开心彩票官网 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心彩票官网 >
黄金彩票官网:建国后最高级别杀人犯:副省长添加时间:2018-05-17
 

萨沙看过一个系列的案件分析资料,全部是雇凶杀人。其中最有名的,恐怕就是这个案件了。听萨沙说一说吧。

2005年6月8日下午,河南省公安厅突然接到1个报警电话。

接电话的警员,一时间摸不着头脑。

公安厅不是公安局,并不负责刑事案件的接警。听了几句以后,这个警员面部表情瞬间凝固:出大事了!难怪直接找公安厅。

报警的是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的秘书小段。

秘书小段很着急的说:段副省长刚刚收到一条短信,全文为“你夫人在我这里,要想活命,请速准备50万元”!

这条短信,是用吕德彬的夫人陈俊红的手机发出的,可以证明她确实遭遇了绑架。

李鸿章曾经说过:天下最容易的事,便是做官,倘使这人连官都不会做,那就太不中用了。

52岁的吕德彬却不是普通的那些酒囊饭袋,甚至可以说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官员。他是著名的海归派农业学博士,是全国顶尖的小麦专家,享受过国务院津贴,是少有的高知官员。他的分管农林水利工作,还是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,民盟河南省委第九届中央常委。

吕德彬属于科技类的花瓶官员,距离权力中心很远,毕竟是副省级干部。

副省长的妻子被歹徒绑架勒索,就新中国成立还从来没有过。

一时间,全省甚至全国震动。

中央政法委书记知此事,也极为震惊,下令:要限期破案,给社会一个交待。

河南省公安厅立即挑选精兵强调,成立6.8专案组。

该案算得上当年全国第一大案,为此河南省公安厅也是拼了。

一般恶性案件专案组能有多少人,少则一二十,多则不过三四十。

但6.8专案组包括了河南省全部刑侦精英,总数高达150人!!!

郑州市公安局局长亲自挂帅担任组长,兵分5路要求尽快侦破案件。

第1路,负责入驻吕德彬在省委大院的家,负责随时同绑匪联系、控制局势,尽量解救人质。

为了避免绑匪怀疑,专案组也是殚精竭虑,特别选择了1位经验丰富的女刑警,伪装成吕德彬的妹妹负责接电话。

歹徒一般对女人不会太警惕。

第2路,赶赴陈俊红的工作单位、河南省农业大学(陈俊红是该校资料室的干部),负责调查这几天陈俊红的一切情况,寻找歹徒的蛛丝马迹。

第3路,负责在省政府调查吕德彬的社会关系。他是高级官员,警方要确定看看他是否有仇人或者被人盯上。

第4路,赶赴吕德彬和陈俊红的鄢陵县老家(两人老家是邻村),查看他们的亲戚朋友关系。也有可能这就是绑架劫财,或许是老家有人知道他们有钱,下手绑架。

第5路,这是全省技术精英大集合,利用一切科技手段,追踪绑匪。

面对如此打击,吕德彬表现的倒是比较镇定。他当天在北京开会,得知妻子出事,立即乘坐航班赶回郑州。他主动配合来保护他的刑警,提供知道自己的一切。对于同事朋友和上级首长的电话慰问,吕德彬带着悲伤甚至哭声一一表示感谢。不过,大家看得出吕德彬是很悲伤的。有几次,他抱着5岁的儿子(陈俊红所生),痛哭流涕。

期间,吕德彬一度悲伤过度晕倒,经医生救治后才苏醒。

吕德彬的痛苦表现,打动了在场所有人。

专案组刑警们纷纷表示:请首长放心,我们一定会全力救出人质。

吕德彬描述的情况,倒是对破案没有丝毫帮助。他说早在3天前,他就去北京开会。离开的时候,妻子一切正常。今天下午,他在北京突然收到这条短信。惊恐之下,他立即让在郑州的秘书小段报警。当天的情况,他不清楚和,要问保姆了。

警方立即调查这个姓黄的小保姆。小保姆冷冷的说:陈俊红当天没什么异常。她表面上是河南农大的一个干部,实际上只是挂名而已,她很少去上班。吕德彬曾经是河南农大的副校长,现在又是上级领导,自然没有人敢管陈俊红。陈俊红经常睡到中午,才起床!上午,陈俊红是接到一个电话才起床,随后就出门。因陈俊红性格粗暴,经常呵斥我们(保姆、秘书、厨师),我从来不敢问她的事情。

刑警追问小保姆:陈俊红出门时候慌不慌?有没有带钱?

小保姆:慌什么?我看她还挺开心的样子。随身就带了一个小包,没有带钱。

刑警们反复询问吕德彬,他是否有仇人。

吕德彬回答没有。

是这样吗?还真是。

去省政府调查的那一路警察,认为吕德彬应该没有说假话。

吕德彬在官场历练并不多。他是河南农大的技术骨干出身,因在学校表现出色才调到省委分管农林水利。

虽是副省级干部,和普通官员差别很大,属于官场的另类人物。农业大学本来也是河南省级官员的一个孵化地,好几任校长副校长都曾经担任副省长。

一般认为,河南省是农业大省,省里对于农业农作极为重视,需要技术类官员指导农业工作,至少也要有人挂名。吕德彬担任的是一个高级顾问的角色。说难听的,这个人物可有可无,无足轻重。

没有太多权力,自然也不存在什么大的冲突,吕德彬没有政治上的敌人。

熟悉吕德彬的官员介绍,吕这个人性格较为软弱,书生气较重,年轻时候较为冲动易怒,中年以后说话做事比较谨慎,不会随便得罪人。吕德彬为人爽快实在,没什么架子,朋友也比较多。在省府内,吕德彬口碑很好,似乎真的不会有人这样报复他。

去陈俊红就职的农大资料室调查的那一路警察,结果也差不多。

同事们反应,人人都知道陈俊红的丈夫是副省长吕德彬。风传吕德彬马上还会高升到中央去。这种人的妻子,大家拍马屁还来不及,谁会去和她结仇?

还有同事反应,陈俊红在农大也就是挂个名,一个月能来上几天班就不错了。即便上班,她通常不过坐一二个小时,看看几张报纸就走人,和同事接触不多,更谈不上结仇。

见鬼!既然夫妻两人没有仇人,那就不是报复绑架了,难道是为钱?

似乎不太可能。

萨沙说:社会上的绑架案不少,从没听说有人敢绑架副省长妻子的。

这这岂不是老虎头上拍苍蝇。

况且,绑架索要赎金不过50万元。随便绑架一个郑州市的富人,也可以勒索这么多钱。

难道是歹徒并不知道陈俊红是谁,胡乱绑架了1个看起来有钱的女人?

只剩这种可能了,但怎么看都不靠谱。绑架案件多是反复筹划踩点然后实施。就算歹徒再弱智,至少也要确认这个人质家里有没有钱吧!

这一调查,就知道陈俊红住在省委大院,歹徒敢动手吗?

就在警方迷惑不解的时候,调查吕德彬住所的那一路警察有了巨大收获。

作为副省级的干部,吕德彬家里是配有保姆和司机的,同时门口也有武警站岗。

保姆又主动提供线索:上午陈俊红的手机接到一个电话后,才很高兴的出门。虽不知道电话是什么内容,显然是熟人打来的。陈俊红和电话里面的人,说话很亲切。

熟人作案?

如果是熟人作案,案件就容易侦破了。

技术组立即调查这个打进来的电话。遗憾的是,这是没有记名的手机号码。这种手机号码一般是在乡镇购买的,不需要出示任何证件。

警方反复查询,始终无法锁定机主身份。看来,这是歹徒为作案准备的手机,无法追踪了。

警方又利用大家不知道的技术,对手机进行了定位,发现手机竟然是从省委大院院门口打来的。

警方立即到门口调查,也有了收获。

家属院外站岗的武警回忆,曾经看到过1个很像陈俊红的女人,在大门口上了一辆汽车。车上的人并没有下来,武警没有看到他们的长相。

只知道这是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,车牌是郑州市的。

黑色帕萨特轿车在郑州有多少辆?一样无法追查。

这至少可以派出歹徒随机作案,绑架陈俊红的应该就是她的熟人。

时间飞速而过,很快到了第二天9日上午,仍然没有什么线索。

奇怪的是,绑匪始终没有打电话询问赎金的情况,这很反常。

难道是歹徒发现了异常,撕票后逃走了?

专案组的警察们心急如焚。如果人质被杀,歹徒逃走,那怎么了得。

只是,绑架案不同于其他案件,需要同歹徒抢时间,必须极短时间抓住歹徒。

案件侦破不是儿戏,必须有一定的周期。

万幸的是,很快有人提供线索了。

9日一大早,吕德彬的秘书小段突然表示要反应情况。

专案组组长亲自接待了这个小段。

奇怪的是,普通官员都是女秘书,吕德彬却是一个30多岁的男秘书。

段秘书已经跟随吕德彬四五年年。早在农业大学担任副校长时,小段就是吕德彬的秘书。

段秘书有些拘谨,还是滔滔不绝的说了自己的怀疑:局长,这个情况吕副省长肯定不会说的,他不好意思。吕副省长对我们都是挺好的。我父亲重病,他曾经帮了很大的忙。我肯定要帮助他救回陈俊红。

专案组组长:你认为案子是谁做的?

段秘书:我认为吕德彬的前妻郭丽娟,有很大嫌疑!

组长:什么?他前妻?他前妻是什么人?怎么回事?

段秘书:你们也许不知道,吕副省长现在很风光,当年可惨了。他出生在鄢陵县大马乡义女村,父亲在他很小时候就瘫痪了,靠母亲一个人维持一大家子。孩子多,家里经常吃不上饭,吕副省长说他到了上中学才穿上鞋子。吕副省长这个人很聪明,是当地有名的神童,学习成绩始终是全县第一。他家亲戚觉得他将来会出人头地,大家凑钱给他去县城上中学。文革期间1975年,吕副省长学习优秀加上贫农出身,被推荐成工农兵大学生。他一举跳出农门,去了河南农学院就读。吕副省长很聪明,本科毕业以后考上了农业专家河南省人大副主任范濂(也是省级高干)教授的研究生。毕业以后的1982年,他又被推荐去美国留学,读了6年获得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的博士学位。在美国期间,他和来陪读4年之久的大学同学郭丽娟结婚了。回国后两人生了1个女儿,目前在北京一所知名大学就读。仕途上,他也挺顺利,回来就是河南农大培训中心副主任,随后步步高升。学术上也很成功,他是国家“863”计划河南省惟─的评委,河南省小麦育种首席专家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组长:2人是贫贱夫妻啊,怎么会闹翻呢?

段秘书:夫妻两人性格不和。

组长:20年的夫妻,性格不和就离婚?

段秘书:这不是一般的不和。一言难尽啊。组长,你别看吕副省长是个高级知识分子,回国以后成为全国著名农业专家,其实骨子里和普通农民男人差不多。我跟他这几年,知道这个人满头脑都是农村的那套思想。他希望老婆事事听她的,最好不要工作在家。但郭丽娟自己也是大学老师,又是城市知识分子家的孩子,压根就接受不了这套。郭丽娟委曲求全,尽量做了一切。但两人观念相差太大,真没办法。吕副省长亲朋好友特别多,基本都是清一色农民。家里就吕副省长一个人当了官,这上百人不管大事小事都来找他。吕副省长要面子,一律来者不拒。他工作忙,平时一年有三分之一出差开会,全部交给郭丽娟负责。说实在的,谁都受不了。

段秘书又说:家里三天两头来亲戚,甚至邻居、老乡。来了以后基本都是有事,不是借钱就是跑关系,有的干脆住这里很多天不走。这些亲戚很多还吕副省长的长辈,郭丽娟要低三下四的接待。郭丽娟稍有不耐烦,这些人回老家就会说闲话,吕副省长就感觉大大丢了面子。这还不是一二年,而是十几二十年,换谁也架不住。其他亲戚还算了,关键是吕副省长自己的几个亲戚不好办。他的父亲卧床不起,一直在老家由母亲照顾。吕副省长发达以后,经常将父亲父母亲接到郑州,亲自端屎端尿,送饭送水。但他一个月有几天在家?最终都是郭丽娟去做。局长你想想,就我们郑州市的城市媳妇,有几个能长期这样伺候公婆的?

还有,吕副省长的妹妹和几个兄弟也都在家务农。吕副省长对他们特别好。他妹妹也不当自己是外人,结婚前一直住在哥哥家。郭丽娟自己是农大的讲师,平时要上课带学生,还要教育照顾女儿,也很忙的。每天累的半死回到家,还要照顾一大家子人,接待各种亲戚。这些事情做了还没有什么功劳,稍微不好就会受埋怨。时间长了,郭丽娟就受不了,希望吕副省长去说说,让家里亲戚不要什么小事都往这里跑。另外,把父亲接到郑州来是没问题,能不能雇佣个专门的保姆,不要让郭丽娟亲自照顾。

组长:这就闹翻了?

段秘书:是啊,吕副省长大大发了脾气,说爹娘养我,亲自尽孝是应该的,这种事能让保姆去做吗?郭丽娟忍无可忍,说你做了什么,还不是事事都是我。

组长:你说来说去,他们离婚和陈俊红有什么关系?

段秘书:关键是后面。两人没多久就离婚了,时间是1997年。他们倒也没怎么闹,女儿被郭丽娟带走了。离婚时候郭丽娟四十五六岁,后来一直没有再婚。不到1年,吕副省长就娶了照顾他父亲的小保姆陈俊红。有人疯传,没离婚的时候陈俊红就和吕副省长好了,才挑拨他们夫妻离婚的。很多人笑郭丽娟太蠢,自己吃了20年苦帮助老公创了事业,让别的女人享福。这事后来郭丽娟也知道了。这还不算,陈俊红对郭丽娟母女非常差。根据离婚协议,吕副省长每个月给女儿一笔抚养费用,掌握家庭财务的陈俊红从不多给一个子。而且陈俊红不让女儿和吕副省长见面,女儿写来的信都被他撕了,电话直接挂掉,也不许打吕副省长的手机。陈俊红不让郭丽娟联系吕副省长,一次郭打电话来商量女儿上学问题,被陈俊红夺过电话,大骂了一顿下流话。还有一次,女儿知道父亲生日,特别从北京赶过来见一见父亲。结果,被陈俊红挡在门口,女孩哭着冒着大雨走了。

组长:这也不一定就会杀人啊?

段秘书:郭丽娟这个人是高级知识分子,有头脑有城府,她肯定是很仇恨陈俊红的。女人仇恨别人,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。以郭丽娟的头脑,找几个人绑架陈俊红教训她一顿出出气,也是很正常的。两人刚刚离婚没1个月,吕副省长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了。根据老家风俗,需要儿女去料理后事。吕副省长很为难。自己没有老婆参加葬礼,在家乡一定会被别人说闲话。郭丽娟知道这件事以后,二话不说,主动去参加葬礼,披麻戴孝,就像没离婚一样,没有一个人看出破绽。所以,我说她城府深,不好捉摸。

组长:这么一说,倒还真有些可能。

作为刑警,任何一个线索或者可能的犯罪嫌疑人,自然都要去调查。

于是,1组刑警迅速找到郭丽娟。

郭丽娟此时也有五十出头了,一直在大学担任中级干部。

见到刑警,一副教师打扮的郭丽娟一点不吃惊,开门见山的说:我知道你们会找我。你们可以尽管调查,但我绝对没有绑架陈俊红。你们是浪费时间而已。

刑警转述了段秘书的话,指出郭丽娟和陈俊红有夺夫之狠,完全可能杀人。

郭丽娟淡淡一笑:看来你们有很多事情不知道!很多人笑我傻,说我跟着吕德彬吃了20年的苦,给一个农村小女孩摘了桃子。婚姻这种事,只有当事人知道。我是实在没办法和吕德彬过下去,才离婚的。这个人外表光鲜,其实对家庭根本不负责任,不是一个好丈夫,也不是好爸爸。他性格又是软弱又是暴躁,做事往往走极端,很自私。有一次,他大哥眼睛有些发炎,视力模糊。他知道后,当天让车子接他来郑州会诊,还在家一住一二个月,结果根本是小病。几个月后,我们女儿急性阑尾炎发作,救护车送到医院急救。电话给他,他居然说在开封开会,过了几天才回来看。有什么大不了的会?还不是吃吃喝喝哈吹牛。他就是农民思想,极度重男亲女,嫌弃我没有生儿子,把我们母女不当回事。没发达之前,我们是平等的,他也不敢要求我再生育。40多岁他发达了,就让我再生一个儿子。我说我年纪太大,不可能生育了,他就骂我是不下蛋的母鸡,让他断子绝孙。我为此受了不知道多少气。很多人认为是我主动跟他离婚,正好相反。他是想找女人生一个儿子,主要跟我离婚。

刑警:对了,陈俊红就为他生了个儿子。你对陈俊红有什么看法?

郭丽娟:陈俊红?这个女人可不简单。我只接触过她几次,也大概知道她的性格。她绝对比吕德彬厉害一倍。吕德彬这个人性格较为软弱,又特别要面子。陈俊红性格正好相反,她非常强硬,从不要面子,动辄大吵大闹,没什么不敢做的。我早就说,吕德彬肯定会被她整惨。不过,这些都和我无关。我们离婚的时候,陈俊红只是照顾他爸爸的保姆,2人也没有外面传说的奸情。根本就没有陈俊红抢了我的老公这回事。

刑警:这么说,你对陈俊红完全没有仇恨了?她不让吕副省长和你们接触,你也不恨她?

郭丽娟:要说不恨,是假的。但我和陈俊红不同,我理智。我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,女儿大学快毕业了,下面也要结婚生子。我与其同他们生气,不如静下心来照顾女儿,搞自己的事业。人生苦短,何必斤斤计较。

刑警:你说的有道理。不过,现在陈俊红被人绑架,生死未卜。出于人道主义,我们也希望你能提供线索。你在吕家20年,知道很多事。你觉得谁有可能绑架陈俊红?

郭丽娟欲言又止,沉思了半天,她说:我认为有1个人有重大嫌疑,但希望你们保密,不要说是我说的。

刑警:那是肯定。你说说是谁?

郭丽娟:吕德彬的老情人!

刑警:老情人。。。

郭丽娟:对。到了这个地步,我也不隐瞒了。我们婚姻破裂,同这个女人有很大关系。我早就知道吕德彬在外面有个情人,两人最少私下交往了三四年,吕还送了她房子。后来好友告诉我,这个女人叫做张梅,在新乡市林业局当干部。张梅岁数和吕德彬差不多,是离了婚的女人。我不动声色,跟踪了一段时间,发现两人真的有不正当关系。吕德彬经常说出差开会,就是和她同居。知道了以后,我同吕德彬摊牌。吕德彬很惭愧,说他之所和张梅关系密切,是张梅的哥哥是中央农业部某个首长的头号秘书。他和张梅好,可以搭上高层关系。我说搭关系要搭上床?吕德彬无言以对,说以后保证不再做了。没有几个月,我发现他们又断断续续开房。思前想后,我觉得这日子本来就没法过,现在又有这种事,更是一天也过不了,我们就离婚了。

刑警:奇怪了,那吕德彬怎么没有娶张梅呢?

郭丽娟:那还不是陈俊红闹的。张梅好歹是国家干部,也是要面子的,哪里能搞得过陈俊红。我听说,我们离婚后,陈俊红装作对吕德彬的父亲特别好,获得吕的认可。不到半年,两人就勾上了。发生关系以后,陈俊红立即要求和吕德彬结婚,不然就要拿着证据去闹到省委去。中间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知道,反正张梅为他人做嫁衣,陈俊红黄雀在后做了省长太太。结婚以后,我听说陈俊红死盯着吕德彬,就怕他出去找女人。你们也看到了,所有的领导秘书都是女的,只有吕德彬是个男秘书,就是陈俊红闹的。要说陈俊红也挺厉害。有一次,陈俊红把吕德彬和张梅堵在一个旅馆的被窝里。陈俊红还去张梅的单位大闹一场,搞得张梅成为大家笑柄,被迫换了工作。你们说,这算不算大仇,可以绑架了吧。

显然,郭丽娟说的非常有道理。

如果这件事情属实,那么张梅有报复陈俊红的动机。

十万火急,警方迅速找到了新乡市女干部张梅。

此时是9日中午,张梅在单位直接接受了刑警的问询。

让刑警们惊讶的是,49岁的张梅长得很清秀,说话慢条斯理,看起来很温和,像一个读书人。

听到刑警怀疑她绑架陈俊红,张梅吃了一惊:你们怀疑的,有一定道理。只是,我绝对不会去绑架陈俊红的,犯不上。说了你们可能不信。我和吕德彬是有外遇,是以前的事情了。后来我逐步发现,吕德彬这个人不行,逐步跟他保持距离。如果我真的想要做省长太太,还能轮到陈俊红吗。

刑警: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

张梅:我离婚以后,因工作和吕德彬接触的。我在林业局,吕德彬还是农大的副校长,工作上有交集。当时他四十一二岁。同其他官员不一样,他风度翩翩,谈吐文雅,很有学者魅力。我喜欢美国小说,他曾经留学过美国,兴趣相投,很有共同话题。大家都是结过婚的人,不是少男少女,自然而然就好上了。绝对是因为感情,我也从没有让他离婚娶我。如果不信,你们可以问问他本人。你们说我是图钱图权力,你们就错了。

刑警:有人说吕德彬送了你1套房子,你说不图钱?

张梅:不错,他是送了我房子,我也收下了。这是他和陈俊红结婚后,流着泪说这么多年对不起我,一定要给我些补偿,我才手下的。你们可以调查一下我的财产,看看我在不在乎这套房子!我前夫是新乡有名的老板,离婚给了我几百万(当年的几百万!),我绝对比吕德彬要富裕。要说权力,我唯一的哥哥在中央实权部门工作,朋友非常多,什么事搞不定。吕德彬是挂名副省长,分管农业技术,根本没实权。我跟你们说,我对吕德彬是谈感情,但他讨好我是为了我哥哥能在农业部首长面前说上话。他想退休前能离开河南省去中央,成为国家级干部,再升一级。

刑警:陈俊红抢了吕德彬,是事实吧。

张梅:不是她抢,是我让给他的。你们不了解吕德彬,我跟他七八年了,对他很了解。你们肯定见过郭丽娟了,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婚?这样一个把农村那套大男子主义搬到城市来的人,哪个城市女人能受得了?他想要的是一个言听计从的农村妇女做老婆,根本不需要像我和他前妻郭丽娟这种见识多、有自己主见的女人。吕德彬这种人做情人是不错的,不适合做丈夫。我可没这么傻,重蹈郭丽娟的覆辙,自己跳到火坑里。吕德彬离婚后,曾经表示让我跟他结婚,但希望我天天照顾他瘫痪的父亲,我当时就拒绝了。这样1年后,他才娶了陈俊红。

刑警:陈俊红去你单位大闹,是真的吧。

张梅:这个泼妇没什么做不出。我当时确实挺恨她。后来我也想开了,这件事是我咎由自取,我做别人情人毕竟是破坏人家家庭。我害了郭丽娟母女,自己遭报应也是应该的。这件事以后几年,我就没有和吕德彬再联系过了。你们不信的话,可以调查调查。另外,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。吕德彬这个人是阳痿的。我们一年也没有几次。每次最多也就二三分钟,很多时候他根本就做不了。你们说说,这样1个人,我找他图什么呢?更犯得上为此绑架他老婆吗?

刑警。。。

经过反复调查,首先排除了郭丽娟的嫌疑。郭丽娟这么多年来同吕德彬、陈俊红基本没有接触,更没有作案动机。

张梅有一定嫌疑,仍然没有任何证据。

绑架案不同于其他案件,需要争分夺秒。

一旦侦查方向错误,就很可能导致贻误战机,人质遇害。

就在警方焦急万分的时候,吕德彬家的黄姓小保姆,突然找到组长,说有重要情况要反应。

小保姆的一番话,让所有人目瞪口呆:你们这样查,怕是查不出什么。我在这家好几年了,什么事情都知道。我对陈俊红很了解。我看她不是被绑架了而是被杀了。

刑警:你为什么说她被杀了。

保姆:现在不能说,但我告诉你,陈俊红十有八九是被一个熟人引出去害死了。这个熟人一定是同陈俊红联系很多,又和吕德彬联系很多的人。你们就查这样一个人,肯定能查到。

刑警:你的意思是。。。

小保姆随后就什么都不愿意说了。

小保姆似乎不是信口开河,陈俊红显然是被熟人骗到门口后绑架的。

熟人绑架这个情况,只有专案组知道。

刑警们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他们根据小保姆的介绍,立即对陈俊红的手机和吕德彬的手机进行技术追踪。

乖乖,这个小保姆可以进公安部了,真厉害。

警方顿时发现了一个可疑情况。

陈俊红是个外地进城的不过五六年的农妇,文化低、性格暴躁,几乎没有朋友,手机上联系人不多。在被绑架前不久,却曾经有1个郑州本地的手机号打电话给她。

更重要的是,就像小保姆说的那样,郑州本地的手机号同吕德彬联系非常密切,频繁通话。

这本身说明不了什么。最关键的是,在陈俊红被绑架的当天下午,这个郑州本地的手机号曾经接到过一个电话。根据技术分析,这也是一个不具名的手机号。而这个手机号,恰恰是和约陈俊红到省委大院门口的那个手机。

显然,把陈俊红引到省委大院门口的手机主人,很可能就是绑匪。那么,这个郑州本地号又同陈俊红有联系,就极为可疑。

根据小保姆沉着的介绍,专案组很狐疑。

他们利用技术手段,再次进行分析,吓了一大跳。之前根据技术分析,绑匪用陈俊红手机发送勒索短信的位置,是在郑州城北一处偏僻公路附近。

但这个郑州本地的手机号接到的那个不具名的手机,也是同陈俊红手机发短信时不到一公里内拨通的。

自然,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手机号就是绑匪,而郑州本地手机号很有可能是背后主使者。

警方立即对这个郑州本地的手机号调查,又吓了一大跳。这竟然是河南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的手机号。

尚玉和,河南唐河县黑龙镇赵郎庄人,曾任河南省农业厅计财处处长和副厅长等职。他现在在新乡分管农林水利工作,和吕德彬有上下级关系,关系密切。

此时,刑警们似乎有些明白小保姆的话了,她自己就是尚玉和介绍来的。

就在此时,调查吕和陈老家亲戚朋友的刑警,也有收获。

他们一致反应,陈俊红和吕德彬的夫妻感情恶劣,大闹过多次,还曾经试图离婚。陈俊红一度同意离婚,后经过老家亲戚劝告又反悔。

老家亲戚反应,陈俊红曾经多次和吕德彬打大架,动刀就有数次。

吕德彬至少被刺伤3次,有1次阴部刺伤严重,卧床半个月才能下地。还有一次,陈俊红跑到省委大楼顶楼,说要跳楼,吓得吕德彬在办公室里面向陈下跪。

陈俊红还对父母说,吕德彬外面有女人,曾经被她捉奸在床。

如此种种,似乎两人根本没法继续过下去。

到了这个地步,警方终于恍然大悟。他们再次向小保姆了解情况,表示已经怀疑尚玉和和吕德彬,正在追踪。

小保姆见大局已定,才交代自己知道的情况:陈俊红这个女人,用我们农民的观点来看,就是标准的泼妇。她还非常不简单。最初,她仅仅是亲戚介绍照顾吕德彬父亲的保姆,就和我一样。说起来,她当时32岁还没结婚,长得又丑,小学都没必要,还不如我呢。不过,她这个人很聪明,比我厉害的多。吕德彬刚刚因前妻不能照顾父母和亲戚离婚,经常说一定要找个能吃苦耐劳农村女人。这个女人要听丈夫的,不能有文化,年纪要大,长得也要普普通通。

这样,陈俊红这倒是符合吕德彬要求。其实,以陈俊红的条件,怕是在农村找个稍微好点的男人都难。现在有机会做省长夫人,自然怎么都要拼了,她就决定扮演这个角色。

在随后的一年内,陈俊红对吕德彬的父亲简直比亲生女儿体贴。送饭送水,端屎端尿,洗澡擦身,什么都做。老人睡眠不好,经常晚上起来。陈俊红就直接在老人卧室搞了一个床铺。整整一年时间,她没有睡过一个好觉。对于吕德彬的话,陈俊红从不敢说一个不字,都当做圣旨一样。不到半年,吕德彬就被感动了,上了陈俊红的床。一年后,两人结婚了。

刑警:后来呢?

小保姆冷笑:刚刚结婚一二个月,陈俊红就变了。她再也不愿意亲自伺候吕德彬的父亲。吕德彬非常愤怒,想要离婚。谁知道,陈俊红二话不说,拿起一把菜刀夹在自己脖子上,说要自杀。吕德彬的前妻郭丽娟和情人张梅都是知识女性,从没有撒泼耍赖,吕德彬一时不知所措,只得服软。在吕德彬考虑是不是离婚的时候,陈俊红告诉他自己怀孕了。要有儿子了?吕德彬和郭丽娟离婚的重要原因,就是没儿子。此时,吕德彬大喜过望,顿时把陈俊红放到第一位,暂时不能管老父亲了。几个月后,孩子出生了,是个儿子,吕德彬高兴地合不拢嘴。而陈俊红生了儿子以后,顿时气焰高了百倍,自觉为吕家做出了大贡献。等孩子到了半岁,吕德彬又和陈俊红商量,能不能将父亲接到郑州来。陈俊红一口拒绝,破口大骂。就在两人争吵的几个月内,吕德彬的父亲突然去世。吕德彬悲痛欲绝,毕竟解决了赡养父亲的问题。

刑警:陈俊红挺厉害啊,农奴翻身成主人了啊。

小保姆:还不止呢。陈俊红这种人,我们老家也有。这种女人,一般男人是对付不了的。她们的想法是这样,第一你是男人就该比我强,不能因为你比我强,你养我,我就应该听你的。第二对我有利的东西,就是对的。对我没利的东西,就是错的。我不管什么道德,也不管别人这么说。别跟我讲理。第三夫妻关系就不是讲道理的,不是你压到我,就是我压倒你。我不想被你压倒,就要用尽方法压倒你。第四对男人一定要比他狠才行。他要是狠十分,你就要狠一百分。男人都是要面子的,也不会对女人太狠,你就要不要面子,不惜玩命。第五想让我离婚不可能,我就耗着你一辈子。你要是跟我离婚,我就让你比我惨十倍。

陈俊红就是这么做的。第一步是不管老人,第二步是赶走吕德彬的亲戚!

刑警:她又做了什么?

小保姆:陈俊红不允许任何亲友上门。就算吕德彬的亲兄弟姐妹,来了也不得过夜。至于借钱办事,不管多少一律免谈。陈俊红轰过很多次客人,连吕德彬的亲妹妹和大哥都不给面子,直接赶出去,还说难听话。这样不到半年,就没有一个亲戚敢上门了。

刑警:那吕德彬就让她这么做?

小保姆:开始是不让,陈俊红立即大吵大闹,投河上吊割腕抹脖子,还跑到吕德彬的工作单位大吵大闹要跳楼。吕德彬要面子,为了减小影响,就没有敢继续说陈俊红。陈俊红觉得压倒了丈夫,特别高兴。后来吕德彬再有什么不满,陈俊红倒是不自杀了,直接操刀和吕拼命。至少有3次,吕德彬被她刺伤了。我记得就是今年4月,吕德彬下身被陈俊红猛刺一刀,差点搞出人命。这事仅仅是因为吕德彬,背着老婆送给亲侄子2000元结婚礼金。你说说看,一个副省长被老婆刺伤,这怎么好意思说出去。吕只能忍气吞声,几次以后,陈俊红就肆无忌惮了。

刑警:陈俊红还做了什么?

小保姆:她什么都做。她平时盯着吕德彬的一切。你们估计也知道,吕德彬有个老情人,是高干的妹妹。陈俊红不管她是谁,一次将她们捉奸在床,大闹了一通。这还算是有理的,无理取闹也很多。我来吕家的时候,已经有了男朋友,准备明年结婚。结果年底我就怀孕了,陈俊红非说我的孩子是吕德彬的。她先把我赶出去,然后大吵大闹,挥刀追着砍吕德彬。吕德彬躲不过,吓得跑到院子里,陈俊红就在后面追,搞得整个省委都知道了,传为大笑话。我回到老家,赶快和男朋友结婚。生下孩子后,他们发现孩子的血型不可能是吕德彬的,陈俊红这才算了。后来听说几个保姆都受不了陈俊红的气,先后辞职不干了。陈觉得我老实肯干,又不会勾引人,让我回来。这几年我看到陈俊红少说大闹过三四十次,任何一个男人都忍不了。

刑警:那吕德彬为什么不离婚呢?

小保姆:陈俊红不同意啊。陈俊红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农村妇女,完全依靠吕德彬才有今天的地位。一旦离婚了,什么都没了。只要吕德彬一提离婚,她就大吵大闹,去省委大楼跳楼,去省委书记、纪委那里去反应吕德彬的各种问题,包括包养情人、贪污、以权谋私。你说说,这样吕德彬哪里还敢离婚。既然离婚不了,又不愿意受活罪,自然要杀了她。吕德彬认识的都是文人,干不了这个,但把我介绍过来的尚玉和不一样。这个人只有中专文化,从基层爬上来的。他骨子里很凶狠,什么都敢做。据说这个人黑白两道通吃,认识不少黑道上的人物。在陈俊红失踪之前,本来不怎么来的尚玉和经常来串门。还带着1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,至少来过三四次。这个男人也不说话,就坐在一旁不断打量陈俊红。我当时就觉得奇怪!

刑警:陈俊红没感觉什么吗?

小保姆:哼哼。陈俊红的能耐都对付老公了。她的智商不高,也没什么社会经验,只会撒泼而已。她还对尚玉和挺亲切。

警方立即展开调查,一方面立即调查吕德彬,一方面立即追踪尚玉和。

看起来,吕德彬很有可能让部下尚玉和暗算自己的妻子。

追踪很快有了收获。

尚玉和的手机同一个手机号联系密切,此人叫做张松雪,是尚玉和老家邻村的农民,有诈骗、流氓罪等前科,多次劳教。

根据老家人反应,尚玉和介绍张松雪承包了老家农场,还在郑州成立了林业公司。如果没有尚玉和的关系,张松雪的公司是难以运作的。

根据调查,张松雪就有1辆黑色帕萨特轿车,车牌号就是郑州的,同绑架陈俊红的车子完全一致。

警方紧急把张松雪的照片给小保姆辨认,证明他就是曾经来过的满脸横肉的男人。

张松雪的行为也很反常。案发当天下午,他突然坐火车从郑州回到老家新乡。现在不管张松雪是不是绑匪,总之先抓住他再说。

根据手机通话追踪,锁定了张松雪目前正在新乡市科技技术学院的招待所。

当晚18点40分,警方破门而入,抓住了张松雪。

本来抓张松雪是没有太大把握的。正常来说,稍微上道的歹徒应该已经处理了所有证据。

没想到,随后的发现让刑警喜出望外。

在张松雪身上,轻松搜出了陈俊红的手机卡和几发64式手枪子弹。

警方立即对张松雪进行突审。有过多次入狱经验的张百般抵赖,拒不承认和陈俊红有什么联系。

警方拿出了陈俊红手机卡后,张松雪已经无法辩解。

刑警明白对于张松雪这种人,普通的审讯怕是没用。

刑警直截了当对他说:你杀人了。就算不说,我们也会找到证据,一定枪毙。如果你说了,还有一线生机。你也是几次进出公安局的,道理你都知道。死或者活,你自己选择。

听了以后,张松雪沉默不语。

刑警们又说:你要想让你的保护伞救你,是白日做梦。我告诉你,这事已经上到中央了,你的保护伞已经被监控,随时会抓捕。

到了第二天也就10日凌晨,张松雪终于表示要交代。

张松雪说,那个女人确实已经被他们杀了,是尚玉和让他们干的。尚玉和给了他们15万元佣金!

让警方吃惊的是,张松雪并不知道陈俊红是什么人,只知道是农大的干部。尚玉和说是陈俊红借工作机会敲诈他,才报复她。

张松雪告知警方,另一个歹徒叫做徐小桐,是1个厨师。

他们已经准备了很久,尚玉和3次带张松雪去陈俊红家踩点,认人。吕德彬去北京开会的时候,让尚玉和尽快动手,这样他就有不在场证明。

案发当天,尚玉和打电话告诉陈俊红会送她1辆汽车,让她自己去挑。刚拿到驾照1个月的陈俊红非常开心,毫不怀疑的出了门。

同张松雪也算熟人,陈俊红毫不迟疑的上了他们的帕萨特车。当时徐小桐就坐在后座!张松雪谎称这是司机,怕买了车以后,新手陈俊红开不了,让司机帮忙开回来。

车子开到城北,两人持枪将陈俊红制服后残忍掐死,再由徐小桐将尸体切碎扔进唐河县的虎山水库。虎山水库是垂钓胜地,里面很多的鱼,会把碎尸吃掉,不留痕迹。

说起来,这几个人都是外行,犯了很多错误。

尚玉和和吕德彬都是文人官员,自然不懂杀人。徐小桐是厨师,没有前科,自然也不懂作案。唯一有作案经验的张松雪,之前不过是敲诈勒索、打架斗殴而已,也没有杀人经验。

尚玉和比较紧张,一时疏忽,首先犯错。当天,他竟然用自己手机,打了个电话给陈俊红。

打了以后,尚玉和才发现拿错了手机。但他认为电话内容谁都不知道,可以编个瞎话混过去,也没什么关系。

等陈俊红上车后,车子开到城北预定动手地点。

张松雪突然想到,陈俊红一次聊天说曾经和省委书记太太吃饭。看起来,她很可能是高级官员的富人。杀了这样一个人,后果可能很严重。张松雪很害怕,心跳的厉害,决定放弃。慌乱下,他用不记名手机号打电话给尚玉和,说今天不能做了。

按照原定计划,他应该打给尚玉和手上的一个无法追查的不具名手机。

没想到,张松雪一时也黄了,竟然打给了尚玉和自己的手机。

这下子,就穿帮了。等于张松雪联系过死者陈俊红,有联系过尚玉和。而尚玉和又联系过陈俊红。

这样一来,虽警方不能确定张松雪的不记名手机是谁,却能锁定尚玉和。

可是,外行尚玉和却没想到这点。

接到电话以后,尚玉和认为陈俊红就算再蠢,此时肯定会怀疑。陈俊红一旦去报警,自己恐怕就要完蛋(之前尚玉和、张雪松曾经安装爆炸物准备刺杀新乡市副市长,因炸药失效没有成功,此案轰动一时,曾经全城征集线索。警方获取到尚玉和的指纹,只是没有怀疑到他头上)。

尚玉和命令张松雪,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将陈俊红杀了。

张松雪无奈,被迫立即动手杀人。

根据尚玉和的命令,张松雪在杀人现场,自作聪明的用陈俊红手机发短信装作绑架。这引起轩然大波,连公安部都被震动了。这是他们始料未及的,本来以为一个农村妇女失踪算不了什么大事,又有吕德彬和尚玉和两个高官捂着。

同时,他不知道手机短信也可以追查位置,这彻底暴露了自己。

更有甚者,张松雪竟然将重要证据“陈俊红的手机卡”留在身上,一说这是他试图借机敲诈尚玉和。

根据张松雪的供述,警方立即对徐小桐的手机进行追踪,发现他正驾驶那辆黑色帕萨特在公路上。当天,也就是10日中午11点,在河南唐河县收费站将他堵住。

徐小桐的身上,搜出64式手枪1支,在帕萨特汽车的车垫上,还有零星的血迹。

更外行的杀人犯徐小桐,竟然连车上的血迹都没有清洗。

被捕以后,徐小桐也立即招供,要求宽大处理。

他交代,陈俊红的尸体被切碎成10大包,扔入了老家虎山水库。

警方根据徐小桐的交代,当天赶到现场,雇佣6名专业打捞员,对水库抛尸地点进行打捞。

经过3个小时的打捞,最终只捞出了陈俊红的人头。后连续打捞4天,也只找到部分残肢。根据打捞人员介绍,残肢很可能被鱼吃掉了。虎山水库很大,鱼非常多,不乏上百斤的大鱼。

经过对人头的辨认,证明这就是陈俊红人头。

对帕萨特车上血迹DNA鉴定,证明这也是陈俊红的血。

徐小桐和张松雪都交代,掐死陈俊红的时候,陈拼命抵抗。

陈俊红是农民出身,干惯了农活,很有力气,徐小桐1个大汉都制服不了他。无奈之下,张松雪被迫拔出带消音器的64式手枪,想要将她打死。不过两人扭打在一起,实在无法开枪。张松雪只得用枪把对陈俊红头上猛砸数下,将她砸晕后活活掐死。

对人头受伤痕迹分析,同这把64式手枪把完全吻合。

由此,证据成链,铁证如山了。

短短3天,这一群外行的杀人犯就全部被抓捕。

6月11日,经过省委批准,新乡市副市长尚玉和被捕。

尚玉和比吕德彬聪明的多。

知道情况不妙,尚玉和被捕后主动交代吕德彬是主使者。是吕德彬雇用他杀妻,许诺事后会提拔他升官。自己只是奉命行事,希望法律从轻惩处。

6月12日,经过人大等单位批准,吕德彬被捕,由此所有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。

吕德彬很快认罪。不过,他说只是让尚玉和将妻子打残,这样她就无法瞎闹,没让他们杀人。

杀人是尚玉和自作主张的,是想借此要挟他。

在询问吕德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妻子?

吕德彬交代了真相。

原来,吕德彬又搭上了身边1个20出头的女工作人员。在吕德彬看来这个女人年轻漂亮又聪明,胜过陈俊红十倍。

本来就认为日子根本没法过了,吕德彬最终在5月下决心和陈俊红离婚,宁可官不做了。反正当时他已经52岁,距离退休也没有几年了。

没想到,陈俊红早有准备。花费多年时间,她暗中整理了1份吕德彬受贿和行贿的清单,有很多证据,涉及很多人。

陈俊红说:只要你跟我离婚,我就把这些证据全部交到中央去,看谁完蛋。

吕德彬知道这样会出大事,连累很多人,绝对不仅仅是自己不做官了。他哀求陈俊红把清单还给他,好合好散,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,给多少钱都行!

陈俊红对他说:你死心吧。想要和我离婚?做梦。除非你把我杀了。只要我不死,我就要把你拉下马!

到了这种地步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吕德彬彻底动了杀心。

吕德彬的问题很多,可以确认有受贿问题,不然无法解释如何能够给情人张梅买房子以及支付给杀手的15万费用。

副省长杀妻,建国以来绝无仅有。无论中央还是河南省都非常震怒,下令要严惩。

6月15日,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。

短短3个月后,2005年9月30日下午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,吕德彬一审被判处死刑。

10月17日,河南省高院驳回上诉,二审维持原判。

18日,包括吕德彬在内的4人全部被执行注射死刑。

从被捕到执行死刑,只有短短4个月。

萨沙:正常来说,一个杀人案件最少需要半年到一年时间。

呵呵。话说,陈俊红手中那份清单呢?

上一篇:实木家具 哪种木材好

下一篇:没有了